十二五后转基因主粮商业化限制或逐步放开

经济观察网 记者 降蕴彰
在2009年10月农业部给3个转基因主粮品种颁发安全证书之后,国家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副主任黄大昉等曾表示,在未来3—5年内我国将实现转基因主粮商业化。按照黄大昉等人当时的说法,今年将有可能实现转基因主粮的商业化推广。

中国转基因主粮商业化还要等多久?农业部副部长陈晓华的答案是“还没有制定时间表”。

从现在来看,黄大昉等的预测有些太乐观,从农业部给张启发的转基因水稻、范云六的转基因玉米品种颁发安全证书被媒体报道之后,农业部就受到强大的舆论攻势,在2010年的两会前夕,更有百人上书反对商业化推广转基因,全国人大、政协委员亦联名上交提案“反转”提案,招致国内外广泛关注。

陈晓华在1月15日农业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农业部采取的是“积极、慎重的方针”,即在科研上要尽快研发出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转基因主粮新品种;在推广和应用上必须保证转基因的安全性。

国内转基因商业化遭到质疑的原因除了对转基因技术可能引发的食品安全、生态安全之外,国内一些农业专家、种子专家也指出,国内目前在转基因主粮的研究、推广、监管乃至后期企业运作等方面,还明显都很不成熟,政府应该对转基因主粮产业化持审慎态度。

近两年,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农业部等方面曾连续制定多个着力推进转基因主粮商业化的政策文件,尤其是财政重点对转基因育种企业的支持。虽然这些文件基本上都被冠以“生物育种”的名义,但就业内公认的说法,生物育种在某种程度上就是指转基因技术。来自农业部的专家预计,“十二五”之后,从转基因玉米开始,对转基因主粮商业化的限制会逐步放开。

中国农科院种业专家佟屏亚是反对转基因商业化推广的专家之一,据他所说,2009年获得农业部颁发安全证书的转基因水稻品种——“Bt汕优63”,实际上只是张启发研究中把已经“退役”的旧水稻品种——“汕优63”转入了抗虫基因,这样培育的转基因水稻品种缺乏创新,算不得优良品种。

受上述政策激励,目前国内一些大中型育种企业都大步走在往转基因“育繁推”一体化的路上。仅2012年,就有中国种子集团有限公司、北京奥瑞金种业股份有限公司等41家种子企业因申报转基因主粮产业化项目,各自分别获得600万元或者1200万元不等的国家财政资助。按照相关部门下发的通知规定,每隔三年,如果这些企业的产业化项目进展达标,还可以继续获得国家财政的“滚动增资”。

张启发研究团队的说法是“Bt汕优63”可提高8%的产量,但据几位种业专家分析得出的结论是,目前国内专家培育的转基因种子并没有“增产基因”,
由于种植转基因农作物可以抗虫害,转基因研究人员所谓的“增产”,只是将种植转基因农作物种子节省的农药费用核算为增产粮食的产量。

不过,这种支持也引发不少争议,同时由于部分转基因专家和企业家过分夸大转基因技术作用,以及由此导致的违规市场化操作,对国内育种氛围也产生了不利影响。

范云六培育的转基因植酸酶玉米也没有发挥转基因增产的“能量”。据其手下的一名科研人员所说,转基因植酸酶玉米与其他玉米品种相比突出功能主要是“能帮助猪鸡鸭等单胃动物消化饲料中丰富的磷”,从而减少来自动物粪便对环境的污染,并没有抗虫抗病和提高产量的功能。

财政资助

与转基因品种同时遭受强烈质疑的还有农业部对转基因市场的管理。近年来,媒体不断报道在湖北、湖南等地发现种植转基因水稻,绿色和平组织在北京发布多次召开发布会,声称调查发现国内多地有转基因水稻非法种植、非法销售现象,但农业部作为我国转基因最主要决策部门,一直采取回避的态度。

2012年4月,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农业部等向各省市联合下发《关于组织实施生物育种能力建设与产业化专项的通知》,此后历经半年多的企业申报、官方审批,国家发改委于10月16日公布《主要农作物生物育种能力提升与重大新品种产业化项目》资助名单。

近期来自农业部内部人士最新的说法是,农业部相关人员去年10月曾赴美国考察,考察人员一致认为,国内目前在转基因主粮的研究、推广、监管等方面都不成熟,具体到种子企业的实力方面更是与美国孟山都、先锋种业等相差悬殊,当务之急是蓄势培育一批育繁推一体化的大型骨干种子企业。

从结果来看,全国有41家种业公司入围,目前2013年的新一轮资助申报已经展开,结果尚未公布。中国农业科学院作物研究所研究员佟屏亚评价称,这是“先给钱、后建庙、再请神”的转基因推进措施。

对于今年中央一号文件中再次重申国家“将继续实施转基因生物新品种培育科技重大专项”,前述农业部内部人士表示,决策层对转基因主粮商业化推进极为慎重,在“十二五”乃至更长的时间内,转基因主粮技术只是在科研的层面上会大力推进,而不存在商业化推广的可能。

上述通知要求,凡申报成功的企业,除了能马上获得600万元或者1200万元不等的资助,未来还有希望每隔3年,都获得国家财政的“滚动增资”。

为了加速转基因“育繁推”一体化发展,企业也不遗余力。2013年7月,由隆平高科(24.78,
-0.22, -0.88%)公司牵头,联合中种集团、合肥丰乐种业(8.40, 0.15,
1.82%)股份有限公司等11家种子企业,组建全国最大的“华智水稻生物技术公司”,主要就是专攻生物育种技术开发。

一位从事农业科研工作的专家认为,有的企业在常规育种方面都很薄弱,根本没有能力开展转基因育种,但为了获得国家数百万、上千万元的财政支持,想方设法向国家发改委等方面申报转基因品种产业化项目。然后再利用国家财政支持资金,从国外进口高价仪器、设备,高薪聘请生物技术研发人员。

佟屏亚对经济观察报表示,转基因技术应该只是对常规育种方法的一个补充,但最近几年来,国家财政对转基因育种的投入比常规育种要“多出几十倍甚至上百倍”,严重忽视了对常规育种的研究。

按照国务院部署,到2020年为止,中央财政总计要投入生物育种的费用是220亿元。而在此之前,国家财政主要是倾向于对常规育种的投入,每年对整个农作物育种的投入也只有2~3亿元。

在财政投入的驱动下,转基因技术开始迅速由研究转向市场。中国着名玉米遗传育种专家许启凤表示,包括多位院士在内,目前国内一些竭力主张推进转基因主粮产业化的育种专家,甚至是执掌转基因重大专项课题的专家,都并没有真正长期从事转基因技术研究。

政策支持

中国真正实施重点支持转基因生物育种是在2008年,当年发布的《生物产业发展“十二五”规划》提出,到2020年将形成具有国际竞争力的生物育种龙头企业2-3家。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