禽流感阴影下的家禽业

今年4月初以来,H7N9禽流感疫情蔓延,包括鸡、鸭、鹅在内的家禽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打击,用“禽殇”来形容并不为过。眼下离我省终止H7N9禽流感疫情IV级应急响应已有半个月,我市家禽业生产恢复如何?企业和农户还面临哪些困难?笔者进行了走访调查。
养殖户开始补栏
最近一星期,余姚神农畜禽有限公司开始有控制地向农户发放土鸡苗,共发放苗鸡两万只。这一数字接近正常年份同期补栏量的一半。“目前家禽销售回暖的迹象仍然不明显,估计在中秋前后,会形成一波量价齐升的销售势头。”公司负责人何华均说:“根据家禽养殖周期,现在补栏的土鸡苗,正好在那时上市。”
神农畜禽有限公司是我市重要的禽苗繁殖企业之一。禽流感期间,企业为减少后续亏损,采取了淘汰苗禽措施。单单鸡苗无害化处理这一块,企业就损失了几百万元。疫情一过,“神农”马上根据市场需求,开始适量孵化种苗。5月初,企业开始接到少量苗鸡订单,到5月中旬,苗鸡孵化量在往年六成左右。
地处江北的上畈锦路畜禽专业合作社总经理胡庆武告诉笔者,近十天,有不少养殖户从合作社买去鸡苗进行养殖,补栏量约为往常的八成。
“养殖户补栏是个好信号,但禽流感后续影响仍不容小觑。”市畜牧兽医局有关人士认为,今后数月,全市家禽存栏下降、生产受挫已成定局。此外,“禽贱伤农”对中小养殖户补栏的积极性影响较大,未来可能出现禽类产品供给短缺以及饲料需求下降,羽毛价格上升等养禽业上下游受“牵连”现象。
转型升级正当时
5月30日,歇业40多天后,奉化市重启主城区活禽交易市场。开放第一天,问的人多,买的人少,生意显得有点冷清。痛定思痛,一些龙头企业和养殖户积极寻求新思路。
“适当调整品种结构,从活鸡销售向冷鲜过渡。”何华均刚刚从山东、江苏等地市场考察回来。他说,“神农”除了调整品种外,还打算在包装、防伪上下功夫,走品牌销售之路。
禽类产品逐渐向冷鲜化发展是大势所趋。在采访中,不少业内人士表示,实现禽类产品品牌化经营尤为重要,倡导“绿色、安全、健康”禽类产品的理念,让老百姓放心食用禽类产品。
奉化奥纪农业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董士海表示,探索养殖、屠宰、市场一条龙服务方式,进行成品鸡交易,一方面可预防禽流感发生,同时可减少活禽死亡和损耗,降低运输成本,从而减少养殖户损失。
“禽流感期间,因为屠宰、冷冻、深加工能力欠缺,合作社将150万羽商品鸡以每公斤6元的价格贱卖给了外地收购商。”上畈锦路畜禽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建议,今后农业龙头企业亟须提升冷鲜禽类产品加工能力,拓展冷链销售渠道。
市畜牧兽医局副局长曾宏杰表示,畜牧部门将会同相关部门做好“家禽定点屠宰、杀白上市供应”准备工作,缩减市场活禽宰杀点,同时推进标准化、规模化养殖场建设,推广生态养殖方式,构建新兴家禽产业体系和经营机制,促使家禽业转型升级。

养殖户:现在的处境很艰难

疫区、非疫区养殖户同遭厄运,大户、小户都举步维艰

4月28日下午4点,浙江杭州市中心万寿亭农贸市场。原本人声鼎沸的活禽摊点此刻空无一人。据卖禽蛋的摊主介绍,政府没下令关停前,就有经营户陆续歇业了,“实在做不下去!”禽蛋摊位虽然没有关停,但生意惨淡。卖了20多年鸡蛋的彭大姐说,原先她一天能卖70箱鸡蛋,现在20箱都卖不掉,连摊位费都付不起了。

消费者的态度向来是市场的风向标,也最直接地反映着疫情的影响力。记者在农贸市场随机采访了几位市民,他们大都表示,一个接一个的人感染病例让他们现在是“闻禽色变”,即便禽流感过后也不会立即购买禽肉。

销售渠道不畅,让处于上游的养殖户们很受伤。最先倒下的,是那些抗风险能力弱的个体养殖户们。

“记者同志,有没有给我们反映反映啊。”4月29日,记者再次接到了陈维春的电话。

陈维春是一名养鸭户,浙江宁波象山县人。2001年,他和妻子来到南京市江宁区万安社区大陆渡村养鸭,这一养就是12年。4月28日,见到记者来访,陈维春夫妇像看到了阴霾中的一点光,阴郁的脸开了笑颜,拉着记者的手,好像有说不尽的话。

“现在的处境确实很艰难。”陈维春的妻子干爱芳说,鸭子不能卖,都养成了老鸭。一脱毛,就不下蛋了,但饲料不能少。“现在只能靠卖鸭蛋了,可鸭蛋的价格也在下跌。”她说,光4月份就亏了12万元。“你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拿着一枝鸭羽,干爱芳边说边流泪。

小户举步维艰,大户的日子也不好过。

“肉鸡处理销售2.53万只,正常批发价格是12.8元/斤,而现在降价处理的销售价格仅3.3元/斤;蛋产品处理销售3.42万斤,正常销售价格13.8元/斤,处理价仅3.3
元/斤……预计亏损会达到1000万元以上。”4月27日,面对记者的采访,浙江省宁波市振宁牧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陈希杭心情沉重地算起了亏损账。这家浙江省最大的优质鸡养殖企业原先每年出栏500万只土鸡,主要供应沪杭宁市场。但4月初后,三地的活禽交易逐渐被叫停。从4月6日到25日,企业17天亏了311.67万元,平均每天亏损18万多元。

尚未发现疫情的广东,养殖户同样难逃厄运。

在云浮市腰古镇一座偏僻的山头上,散布着数个养鸡场,养鸡场的主人赵伙全说,受H7N9疫情影响,他已亏损几十万元。“我饲养的主要是‘三黄鸡’,每只鸡的成本约25元,现在每卖一只鸡要亏10元,若不卖就要亏25元,养殖时间越长,成本就越高,真叫人进退两难。”

广东省农业厅副厅长郑惠典说,H7N9禽流感对广东家禽业影响之大,已超过了2003年非典和2004年禽流感时期。据估算,广东省家禽养殖场户日亏损额已超1亿元。

政府:稳定家禽业,提振信心

扶持政策接连出台,行业积极自救,但形势依然严峻

面对家禽业的困难形势,浙江及时出台了一系列扶持政策,积极引导行业生产自救。4月16日,浙江出台《关于积极应对H7N9禽流感扶持家禽业持续健康发展的通知》。对持有有效《种畜禽生产经营许可证》的种禽场给予生产维持性补贴,补贴标准为每只15元;对家禽养殖场给予一次性财政补贴。随后,杭州、温州等大部分地市结合实际,陆续出台了配套的补贴政策。浙江省畜牧兽医局副局长戴旭明表示,补贴政策正在积极落实中,预计“五一”小长假后10多天内将陆续落实到位。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