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量急剧锐减 上海水产市场难觅“江刀”

“春潮迷雾出刀鱼”。清明节前,是品尝刀鱼的最佳季节,然而记者近日在探访申城水产市场时发现,由于今年刀鱼产量锐减,市场上几乎没有正宗长江刀鱼的踪影,即便是“海刀”,三两以上的价格也比去年翻了一番。
“正是因为我们前两年把幼刀都捕上来了,形成了恶性循环,今后大规格的刀鱼将越来越少,即使有也只是昙花一现而已。”市水产行业协会秘书长范守霖说。
水产市场内难觅“江刀”
作为典型的洄游鱼种,刀鱼生殖季节从入海口进入长江,溯游而上。刀鱼根据产地不同,被分为“江刀”,“湖刀”和“海刀”,其中刀鱼洄游过上游镇江,下游过南通天生港,其口味就会变化,身价由此大跌。因此,只有在这一段打捞的刀鱼,被称为最正宗的“江刀”。但如今,在申城的水产批发市场内,今年已难觅江刀的身影。
“去年市场里还有一两家卖江刀的,今年一家都没有。”铜川路水产市场信息统计员倪志军告诉青年报记者,目前在市场内,共有10家销售刀鱼的商铺,但根据市场规定,只有当天的进货单证明刀鱼来自江阴等地,才可以在宣传牌子上写上“长江刀鱼”,今年没有一家商户有底气这样写。
“可能有一两条是江刀,但由于数量实在太少,无法单独卖,就夹在一起了。”倪志军说。
在隔壁的百川路水产市场,刀鱼店老板老朱说,去年还进点江刀,但是由于刀鱼保鲜期最多两天,都是老客户提前预定他再去拿货的,但今年根本就没有货可拿。摊位上的这些刀鱼都是从江阴市小湖水产批发市场拿来的,但要论产地,这些都是在崇明江海交界处捕捞到的,只能算“海刀”。
“刀鱼在崇明长江口都被抓完了,还游得上去吗?即使在江阴段抓到了一些刀鱼,以江苏的消费能力,也早在当地消化完了。”东方国际水产中心总经理助理王德才说,在他们市场内,今年也同样没有发现有“江刀”可售。
但现在即使是“崇明刀”,也是一刀难求。来自江苏东台的渔民王雷在崇明团结沙做了7年多的刀鱼生意,2013年他们家二十条船每天的刀鱼捕捞量在1200斤左右,今年同期锐减到100斤左右。而王雷家情况在团结沙并非个案。
大刀价格坚挺小刀身价骤降
记者了解到,即便是“海刀”,今年价格也不菲,尤其以三两左右的大刀为最。目前铜川路水产市场内,三两大刀卖到了3000—3500元/斤,每斤比去年贵了三四百元,二两左右的中刀卖1800元/斤,和去年基本持平,而一两多的毛刀今年价格降到了200元/斤以内,比去年便宜了约三分之一。在百川路水产市场,3两大刀批发价就高达4000元/斤,比去年同期翻了一番还不止。
“价格变动趋势体现出了目前市面上的大刀很少。”倪志军告诉青年报记者,目前铜川路每天刀鱼的走货量约在70斤,和去年基本持平,但大刀所占的比例却日益减少。从销售情况方面看,今年依然严格执行八项规定,饭店来采购刀鱼比去年更少了,而由于小刀便宜了,来购买小刀的家庭却比以前多了,但销售情况总体并不乐观。一些商家表示,由于怕卖不出去,现在他们都不敢拿货了。
水产行业协会:放刀鱼一条生路
“大刀数量进一步减少说明刀鱼存在过度捕捞的情况。”市水产行业协会秘书长范守霖告诉青年报记者,渔民使用的渔具和捕鱼方法让大刀和小刀都被“一网打尽”,刀鱼在幼苗期内就被捕捞殆尽,这样一来,刀鱼没有足够的生长期,成年刀越来越少,产量下降的趋势就非常明显了。
“很多人都问我刀鱼资源会不会多起来,我只能说目前还没有这种迹象。”范守霖说,每年渔政部门都会放流鱼苗,今年水产研究所也已经人工孵化出了刀鱼鱼苗,这给我们带来了一丝希望,但是如果长江水质没有改善、滥捕刀鱼的情况不被遏制,那么这些努力也是徒劳。
范守霖认为,管理部门应加强非法捕捞的执法力度,减少刀鱼捕捞证发放,而市民也应该嘴下留情,放刀鱼一条生路,否则刀鱼的命运将是下一个“长江鲥鱼”。

清明节前,是品尝刀鱼的最佳季节,而近日申城水产市场由于今年刀鱼产量锐减,市场上几乎没有正宗长江刀鱼的踪影,即便是“海刀”,三两以上的价格也比去年翻了一番。范守霖认为,管理部门应加强非法捕捞的执法力度,减少刀鱼捕捞证发放,而市民也应该嘴下留情,放刀鱼一条生路。

春潮迷雾出刀鱼”。清明节前,是品尝刀鱼的最佳季节,然而记者近日在探访申城水产市场时发现,由于今年刀鱼产量锐减,市场上几乎没有正宗长江刀鱼的踪影,即便是“海刀”,三两以上的价格也比去年翻了一番。

正是因为我们前两年把幼刀都捕上来了,形成了恶性循环,今后大规格的刀鱼将越来越少,即使有也只是昙花一现而已。市水产行业协会秘书长范守霖说。

作为典型的洄游鱼种,刀鱼生殖季节从入海口进入长江,溯游而上。刀鱼根据产地不同,被分为江刀,湖刀和海刀,其中刀鱼洄游过上游镇江,下游过南通天生港,其口味就会变化,身价由此大跌。因此,只有在这一段打捞的刀鱼,被称为最正宗的江刀。但如今,在申城的水产批发市场内,今年已难觅江刀的身影。

去年市场里还有一两家卖江刀的,今年一家都没有。铜川路水产市场信息统计员倪志军告诉青年报记者,目前在市场内,共有10家销售刀鱼的商铺,但根据市场规定,只有当天的进货单证明刀鱼来自江阴等地,才可以在宣传牌子上写上“长江刀鱼,今年没有一家商户有底气这样写。

可能有一两条是江刀,但由于数量实在太少,无法单独卖,就夹在一起了。”倪志军说。

在隔壁的百川路水产市场,刀鱼店老板老朱说,去年还进点江刀,但是由于刀鱼保鲜期最多两天,都是老客户提前预定他再去拿货的,但今年根本就没有货可拿。摊位上的这些刀鱼都是从江阴市小湖水产批发市场拿来的,但要论产地,这些都是在崇明江海交界处捕捞到的,只能算海刀。

刀鱼在崇明长江口都被抓完了,还游得上去吗?即使在江阴段抓到了一些刀鱼,以江苏的消费能力,也早在当地消化完了。东方国际水产中心总经理助理王德才说,在他们市场内,今年也同样没有发现有江刀可售。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